赴美生子数字远超想象 川普束手无策

  川普政府任期中,针对美国移民政策出台一系列措施,并且还在计划制定更为全面的新移民法案。其中H-1B审核标准、限制留学生签证、废止链式移民等都与我们华人密切相关。而长久以来根植于美国宪法的”定锚宝宝“(anchor babies)也曾被撼动过。所谓定锚宝宝指的是非美国公民在美所生的孩子,这些出生的婴儿,可以自然获得美国国籍。
 
  川普曾经就“出生自然公民权”一事表明其观点,认为所谓的出生公民权,对我们国家造成数十亿美元的损失,对我们公民非常不公平,无论如何将结束。
 
  但毕竟落地公民法在1868年作为第14修正案被写入美国《宪法》,所以即便川普政府对此不满,最终此事也被搁置。
 
  如今赴美生子虽然不再高调,FBI也在打击签证欺诈,但是该来的还是要来,这个数字反而越来越大。
赴美生子数字远超想象 川普束手无策

  川普移民法案措施

 

  1、H-1B签证审核更加严格

 
  针对H1-B工作签证持有者,国土安全部即将出台的H-1B规则的摘要指出:“ 修改专业职业的定义,以确保H-1B计划是优中选优,并修改就业和雇主的定义与雇员的关系,以更好地保护美国工人利益。此外,国土安全部将提出其他要求,以确保雇主向H-1B签证持有人支付适当的工资。” 据悉发布拟议规则的目标日期是2019年12月。
 
  针对H-1B配偶签证,政府继续将取消持H-4签证的配偶工作权利列入监管议程。拟议规则的目标日期是2020年3月。
 
  由于川普政府更为严格的移民政策,近期H-1B申请的拒签率显着提高,从2015财年的6%上升至2019财年第三季度的24%。根据美国国家政策基金会最近的一项分析,新的H-1B法规将使雇主和高技能的外国人的生活变得更加困难。
 
  川普拟议的新规则可让联邦政府免受来自公司的诉讼,这些公司主张美国移民局针对H-1B申请采取的许多行动均违反了《行政程序法》。美国移民局前首席法律顾问Lynden Melmed在接受采访时说:“毫无疑问,政府想要突破限制,致力于对H-1B签证类别进行长期的结构调整。”
 

  2、收紧L-1签证

 
  美国移民局试图收紧L-1签证类别,目前L-1签证的拒签率也大幅提高。
 
  根据监管议程: “国土安全部将提出修改专业知识的定义,阐明就业和劳资关系的定义,并确保雇主支付L-1签证持有者适当的工资。” 公布拟议规则的目标日期为2020年9月。
 
  对L-1签证工资水平的监管可能会使USCIS陷入法律困境。弗拉格曼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凯文·迈纳在采访中表示,”我们希望看到针对L-1工人的工资水平提出了哪些具体的监管建议,因为国会在L-1法规中并没有明确规定普遍的工资要求。增加国会没有列入法令的要求将是该机构的越权行为,让人对新条例的法律可行性产生疑问。”
 

  3、提高EB-5最低投资额

 
  周四颁布的EB-5新规定提高了该项目的最低投资额,目标就业区(TEA地区)的最低投资额将从50万美元增至90万美元,非目标就业区(非TEA地区)的最低投资额将从100万美元增至180万美元。这是该项目自1990年创建以来首次提高最低投资金额。
 

  4、亲属移民规定更严格

 
  针对亲属移民,川普提出了两项措施:1) 2019年10月4日的总统公告(暂时被法院阻止)将禁止新移民在没有医疗保险的情况下进入美国;2) 更改公共负担规定,将公共福利的范围扩大。
 
  一项关于“加强支持宣誓书的完整性”的提议表明,政府想要限制美国人担保亲属移民。据一份摘要,“国土安全部打算更新8 CFR 213a的规定,将相关要求与法定条款进行调整并修改担保要求,以确保担保人有支持亲属移民的资产和资源。”
 
  国土安全部拟修订有关条文,让公共福利资助机构更容易从美国移民局取得资料,以便向保证人索偿。
 

  5、改革留学生OPT及停留时间

 
  而针对留学生,议程规则提案的摘要指出:“ ICE将修订现有法规,并修订针对F和M签证的非移民学生的OPT规则。” 据悉,2020年8月是拟议的目标日期。
赴美生子数字远超想象 川普束手无策
  纽约时报报道称,“生育旅游是法律的一个灰色地带。”
 
  中国是最大的生育旅游市场,那里的富裕阶层正在迅速壮大,其中很多人可以轻松来美,美国可以为他们的孩子提供教育机会,也会给这些家庭一个后备的选择。
 
  即便一些反对无证移民子女自动成为美国公民的议员提出废除出生公民权的提案,该权利受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的保护。
 
  总统川普去年还错误地宣称,美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自动向在美国出生的任何人授予公民身份的国家。事实上,这样做的国家至少有30个。
 
  但这些都无济于事。因为美国在控制生育旅游上一直面临困难,因为怀孕的外国人到美国旅行或在美国生孩子并不违法。
 
  最近这十几年中,美国国会曾偶尔讨论过对该条款进行修订,以减少外国人为子女获得美国国籍进行赴美产子的现象。
 
  美国宪法修改需要国会参众两院三分之二议员的赞同,并且获得50个州四分之三的批准。
 
  在美国两百多年的历史上,大约有过1.1万个修宪提案,但只通过了27个,所以通过国会修宪听上去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究竟这个数字有多大,能让川普和这些利益集团如此不甘心呢?
 
  以前一直没有官方数据显示在美国国土生下了多少这样的婴儿,支持限制移民的移民研究中心(Center for Immigration Studies)在2015年的一份报告中估计,这一数字约为每年3.6万名。
 
  但近日一项最新调查数据公布,可能数字远大于人们所想象的。
 
  根据移民研究中心(Center for Immigration Studies)最新的调查发现,每年外国游客、持工作签证的外劳,以及外国学生在美国产子约7万2000人。
 
  其中3万9000名婴儿由外籍劳工及外国学生所生,另外3万3000名婴儿来自外国游客。
 
  保守派布莱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报导,这个数字说明了,除了非法移民所诞下的30万名婴儿外,由合法在美国临时居住外国人所生的7万2000人,也因为出生地的关系而成为美国公民,这类婴儿被称为”定锚宝宝“。
赴美生子数字远超想象 川普束手无策
  迄今为止,美国最高法院从未明确裁定,必须给予在美出生的非法移民子女公民身分,也有不少法律学者质疑这个自动赋予公民身分的做法是否妥当。
 
  许多保守派学者辩称,宪法第14修正案的公民条款,并没有给予非法移民或非公民所生子女公民身分的强制规定,因为这些儿童不受美国管辖。
 
  过去一年多来,川普总统一直表示,会考虑透过签署行政命令,终止”定锚宝宝“政策。
 
  全美目前约有450万名”定锚宝宝“,超过美国人每年生的约400万名婴儿,每年花费纳税人24亿元来补贴医院费用。
 
  每年约有30万名”定锚宝宝“在美国出生,截至6月,今年已有12万4000名”定锚宝宝“出生。
 
  加州目前至少有120万名18岁以下的”定锚宝宝“,相当于怀俄明州人口的两倍。
 
  全美18岁以下”定锚宝宝“的人数,超过麻州波士顿人口的四倍。
 
  整体而言,目前约有前所未见的6200万名”定锚宝宝“在美国生活;
 
  而截至2017年,只有1710万名未成年"定锚宝宝"在美定居,比例不足总数三分之一。